首頁 > 新聞中心 > 銅仁要聞 > 正文

鋸齒山下壯歌行

——追記市脫貧攻堅優秀共產黨員文偉紅

莽莽蒼蒼的鋸齒山逶迤連綿數十公里,山下分布著大大小小的村莊,因為地處麻陽河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眾多村莊掩映在原始森林中,沿河土家族自治縣中寨鎮大坪村就在其中,遵循自然和勤奮的法則,這里的村民一直“坐山吃山、坐山靠山”。

在這片“九山一分田”的土地上,沿河經濟開發區派駐中寨鎮大坪村第一書記文偉紅從一來就沒有想離開這里,他把這里當作了自己的第二故鄉,帶領村民一道,在決戰貧困的道路上闊步前行。

然而,天有不測風云。7月22日下午6時許,文偉紅在村辦公室處理完事務后,去大坪村民組查看烤煙產業時,意外觸電身亡,犧牲在脫貧攻堅一線崗位上,年僅45歲。

噩耗傳來,群山嗚咽,山水含悲。人們始終無法相信,這樣的好書記,怎么說走就走了?

文偉紅是沿河經開區的干部,2013年開始駐村,先后到淇灘鎮和平村、彭華村和團結街道麝香村駐村,所駐村都先后順利出列。2018年,文偉紅主動請纓到深度貧困村駐村,組織委派其到中寨鎮大坪村擔任第一書記。

文偉紅駐村以來,服從安排、作風務實、敢于擔當、樂于奉獻,以實際行動贏得了群眾的稱贊和組織的肯定。今年7月1日,他被市委授予“全市脫貧攻堅優秀共產黨員”稱號。

一聲“乖喲”  村民肝腸欲哭斷

“乖喲,你郎凱(土家語怎么的意思)這樣就走了,老天爺,這樣要不得,這個乖喲對我們硬是太好了,不能這樣呀……”7月24日,在大坪村村委會,76歲的村民崔素英見人就哭,向大家講述文偉紅的好,一口一個“乖喲”的哭訴讓大家悲從中來、淚濕眼眶。離文偉紅犧牲已經兩天了,崔素英一直守在村委會文偉紅的辦公室,兩天兩夜沒有吃飯,僅僅喝了一碗南瓜湯,一想到文書記的離去,她心里就覺得空落落的,非常難受,吃不下飯。

“乖”是土家族人對自己的兒子和最親的人的昵稱,這一個“乖”字飽含的情義,作為土家族的后裔,沿河人深深知道這其中的深義,透露出文偉紅與群眾血濃于水的深情。

崔素英老伴過世得早,唯一的兒子也英年早逝,兒媳改嫁、孫子外出務工,家里就她孤苦伶仃一個人。說起文書記的好,崔素英如數家珍:“文書記知道我老了,除了關心我的生活外,他每天一到晚上就要到我家來看我,說是怕我走丟了,不曉得回家,看一眼踏實,每天都這樣,就是自己的兒子也做不到……”說完,老人又忍不住抽泣。臨別時,崔素英向我們提了一個要求,她說她想搭乘我們的車去縣城殯儀館看文書記最后一眼。考慮到離縣城有近3個小時車程,怕老人家身體受不了,我們勸她不要去了,注意身體,老人堅持要去,并一再向我們保證,不會暈車,推脫不過,就委托大坪村村主任覃彪親自送老人去了趟縣城。

見到83歲的老人田維芝時,老人正坐在門前的街陽上用衣服擦拭眼角的淚水。“乖喲,你走了我都不曉得,最后一眼都沒有看到,就是怪我老了不中用,你走了都不曉得……”田維芝是文偉紅遇難后的第二天早上才得到消息,老人家當時就哭暈了,現在心里都還絞痛。老人告訴大家,文書記這樣的好人太難找了,比自己的兒子都要好,只要去趕場,都會給她買油糍、米粉、水果這些好吃的東西。

“文書記這人太好了,現在我們全村人地里種的蔬菜都是他送的種子,豇豆已經結出來,我還正準備摘點去給他嘗鮮,沒有想到,乖喲,郎凱辦嘛……”說完這些,65歲的村民高騰仁不停地抽泣。

“乖”字在大坪村的山路上、田野間、村民家中深情回蕩,余音繞梁,久久不散。

一次“爭吵”  事后心悅誠服

文偉紅從2013年開始駐村,現在已經長達7年之久,組織上也征求過他的意見,叫他回單位上班,但他多次向組織保證,只要組織相信他,他就會把駐村工作做好。2018年3月,他主動請纓到深度貧困村駐村,組織上看到他駐村的工作經驗和業績,就委派他到中寨鎮深度貧困村大坪村擔任第一書記。

“2018年3月他來鎮里報道,是我接待的他,當天就騎著摩托車駐進了村里,我還問他需不需要回家去準備一下,他說不用,以前經常駐村,該帶的都帶來了。”中寨鎮分管扶貧的副鎮長張旭云說。

“剛到村里,文書記就天天叫我陪他去村里走訪,2周不到,家家戶戶都走完了。但是,文書記在看完我們的‘一戶一檔’等相關資料后,對我們說了重話,說我們的資料不規范,需要重新核實再做一遍,我當時有點窩火,覺得我們的資料沒有問題,不想重新做,所以,我還和他小吵幾句,后來事實證明,是我錯了。為了確保做到識別精準,他親自帶領我們到我村群眾集中務工的湖北當陽和遵義湄潭等地,核實外出群眾的真實信息,我們重新做的資料在全鎮是最好的,我對他是心服口服。”大坪村黨支部書記高騰科回想起和文書記的小吵,至今都還一臉的悔意。

高騰科說,和文書記這樣的人一起工作就是一種福分,“當時的爭吵我太不好意思了,后來我也向文書記道了歉,文書記當時還批評我,說工作上就應該有不同意見,這樣才能推動工作。”

文偉紅剛來的時候,村里只有一條連接村委會的主路,通過一年來的努力和積極向上爭取,文偉紅帶著村民修建通組硬化路17公里,使該村從1條進村公路變成了4條,鎮村之間公路里程縮短了7公里。修建了7個飲水池共230立方米,鋪設水管24.5公里,實現人畜保障性安全飲水全覆蓋。80戶貧困戶368人易地搬遷到了碧江區,目前,其他應搬群眾的搬遷工作正在推進中。

大坪村一直以來都沒有集體經濟,為了增加村集體收入,2018年文偉紅多次到縣相關部門對接爭取,縣檢察院解決了30萬元幫扶資金,他自己學習養殖技術,在村里做起蜂蜜養殖,所掙收入與村民建立好利益聯結機制,剩余部分納入村集體經濟收入盤子。

大坪村的變化群眾看在眼里,記在心里。

一封“家書”  父親捧讀淚濕襟

文偉紅的父親文池國至今都還珍藏著2018年夏天兒子寫給他的一封信,這封洋溢著“舍小家顧大家”家國情懷、傾注著一個兒子忠孝不能兩全矢志脫貧攻堅的毅然決心的家書,在父親手里竟然成為訣別信。兒子走了,這封書信成為父親最后的念想。文池國老人說,這封信要好好保存,作為文家的家風家訓一直傳下去,教育兒孫后代要記住這份家國情懷。

看到這封信,筆者心情更是沉重!他在信中說——敬愛的爸媽:

你們好!時光荏苒,轉眼駐村工作已進入第六個年頭,提筆之時,心中有千言萬語想對二老訴說。媽媽,4月21日是您75歲生日,兒子又錯過了。5月14日,是爸爸77歲生日,兒子也不一定能趕到,這6年來,兒子總是錯過這美好的日子,請二老原諒。當我在村里見到留守老人時,內心百感交集,此時,爸媽在干什么?吃飯了嗎?當我在村里見到生病群眾時,我想問,爸媽的高血壓藥吃了嗎?媽媽的臉還浮腫不?弟弟遠在成都,我作為你們的長子,沒有在家陪伴二老,聽二老嘮叨,你們習慣嗎?電話中我常告訴你們,要少干活,多穿衣,你們聽了嗎?我多想回家,陪在二老身邊,盡一份孝心。

單位領導跟我談過,鑒于我駐村已6個年頭,如果想撤回,就安排人接替。但我向領導表明了駐村的決心,要堅持到脫貧攻堅勝利那一天,我想您們也是支持兒子的吧?我很少回家,但每次回家都要大聲喊一聲爸媽,并給您們一個擁抱。每當此時,爸爸總會說:“細得很啊!”我是不小了,四十多歲的人,但我能感受到爸爸的雙手是那么有力,媽媽臉上的笑容是多么燦爛。我不想松開我的雙手,因為在你們懷里,我才感到我還是你們的孩子。我想讓這幸福的畫面定格,我時刻享受著這份溫暖。我不知道還能送上多少個這樣的擁抱,叫多少聲爸媽,我只有默默祈禱,愿您們一切安好。兒時的記憶中,爸爸您常跟我講中寨鎮鋸齒山、牛皮塘解放軍當年的剿匪故事,我總是聽得津津有味。

一盤“算計”  攜妻同赴扶貧路

中寨鎮是深度貧困縣沿河最邊遠的鄉鎮之一,大坪村又是中寨鎮14個村中最邊遠、最高寒的深度貧困村,處在麻陽河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中心地帶,全村367戶1570人生活在海拔1200米高的石山區,現在還有建檔貧困戶74戶345人,貧困發生率為21.97%,是該鎮返貧率最高的村之一,是整村易地搬遷村。

2018年鎮里發展烤煙產業,下達大坪村60畝生產任務,文偉紅從遵義市余慶縣引進一烤煙種植大戶前來該村發展,引領群眾致富。在完成60畝的種植協議簽訂、土地流轉、土地整理后,該種植大戶覺得這里產出成本太高,扔下攤子就走了。

群眾的土地流轉了,錢還沒有付給群眾,土地翻鏵了,沒有人耕種,又要撂荒一季,群眾又要損失,怎么辦?文偉紅心急如焚,他半夜找村支書高騰科商量,叫他來領辦烤煙產業,帶動群眾發展,他作技術輔導。村支書擔心自己財力和物力不夠,領不起這個頭,遲遲不敢答應。最后,文偉紅給高支書吃了一顆定心丸:“你來領辦,我叫我們家屬來幫助你。”高支書才勉強答應。

文偉紅的妻子在縣城一家電器店打工,雖說每月工資不算很高,但是收入穩定。去年,兒子考上貴州大學后,家中只有妻子一個人,從縣城到大坪村有100多公里,由于路面不好,平常跑一個單邊需要3個多小時,文偉紅一個月也回不去一趟,他打起了把妻子叫到村里的“小主意”。

回來和妻子商量,開初妻子不答應,說店里工作輕松,雖不找錢,但是收入穩定。文偉紅通過和妻子算賬,說中寨回縣城很遠,村里工作又忙不得兩地來回跑,油費又貴,再說來中寨的話小兩口又能長期在一起,而且還信誓旦旦地保證,讓妻子收入更高,連誆帶哄,妻子也信以為真,心甘情愿來村里和他一起駐村,就這樣,小兩口就把村委會當作自己的“新家”,和村里的干部群眾一起,做規劃,搞建設,抓發展,齊心協力開展脫貧攻堅。

一本獎證  大家憶起心難平

在沿河土家族自治縣縣委組織部辦公室,文偉紅獲得全市脫貧攻堅優秀共產黨員的獲獎證書至今還擺放在這里,這本沒有發出去的獎證,讓部里的領導同志們心潮起伏,心緒難平。

7月1日,在我國市脫貧攻堅“七一”表彰大會上,350名脫貧攻堅優秀共產黨員受到表彰,文偉紅也在表彰之列。

表彰當天,因駐村工作需要,文偉紅和其他許多獲獎者一樣,沒有到現場領獎,當獲獎證書送達沿河縣委組織部后,工作人員兩次通知他去領取,而正在駐村的文偉紅卻因抽不出時間一直沒有去。誰也沒有想到,就在文偉紅受表彰第22天,他竟與我們永別。

說到文偉紅,中寨鎮黨委書記譚鵬飛用了三個“很”字來評價:很聽話、很務實、很真誠——

“很聽話”三個字表達了文偉紅講政治、顧大局,7年駐村不間斷;

“很真誠”三個字從群眾對他的稱呼,他對群眾的回應里可以找到答案。群眾稱呼他“我們的乖、我們的文書記”,他對群眾的回應是:“伯伯、伯娘(土家語:稱呼自己父母親)”;

“很實干”三字體現在他通過一年來的努力和積極向上爭取,帶著村民修建通組硬化路17公里,使該村從1條進村公路變成了4條,鎮村之間公路里程縮短了7公里。修建了7個飲水池共230立方米,鋪設水管24.5公里,實現人畜保障性安全飲水全覆蓋。80戶貧困戶368人易地搬遷到了碧江區,過上了好日子。

一曲悲歌  四鄰八村壯離別

采訪結束,暮色四起,落日的余暉從天空中灑下來,落在莽莽蒼蒼的鋸齒山松樹林間,霞光裊繞,云遮霧靄。

臨行時,75歲的楊佐花一直站我們的車窗邊,拉著我們的手一再叮囑:“一定要把我們文書記安葬好……。”瞬間,我們一行人的淚水止不住又一次流下。

當天晚上,縣城安放文偉紅的殯儀館,靈堂內外,擠滿了前來為他送行的干部群眾,他工作的大坪村就來了50多人,他聯系幫扶的貧困戶劉廷祿等特意從遵義湄潭、湖北當陽趕回來,想見他最后一面。

樂民之樂者,民亦樂其樂;憂民之憂者,民亦憂其憂;巍巍鋸齒山下,文偉紅的一直都還在那里,一直活在群眾的心中。

人生一粒種,滿是民生情。文偉紅做到了。

我迷上了鋸齒山,當時就在想,如果我是一名解放軍,該多好!兒子總是很幸運,我實現了兒時的夢想,今天,我踏上了中寨鎮鋸齒山這片熱土,并在這里開啟了另一場戰爭——脫貧攻堅戰,我已經作好了充分的戰斗準備。

……

爸媽,上級已經下達了戰斗任務,這一場戰斗必定勝利,在兩年之內全面結束。當前,各項工作已步入正軌,我已經看到了勝利的曙光!我作為一線戰斗員,深知駐村工作的艱苦,但你們也要對兒子有信心,我一定不會辜負上級領導期望,堅決完成戰斗任務。我知道您們想念兒子,但這場戰斗也需要我,您們就忍痛讓兒子任性一次吧!

爸媽,我向你們保證,等這場戰斗結束,我會經常在你們身邊,陪伴二老,盡一份兒子應盡的孝道,并向你們講述我的戰斗故事!

不孝兒:文偉紅2018年4月25日

編輯:滕娟
相關閱讀
關鍵詞: 文偉 大坪村 駐村
0
重庆老时时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