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消費維權 > 消費要聞 > 正文

多地發力夜間經濟 誰會是下一個“不夜城”?

王旭和同事坐在摩托車上,時間是晚上10點半,成都的這條街上依然亮燈喧囂,路邊夜宵店里,食客甚至比白天還要多。而點外賣的人數,也在晚餐正點后迎來高峰。很快,王旭和同事就接連收到訂單。

無論餐廳還是外賣騎手,能夠感知到的市場變化,這正是夜間經濟帶來的活力。

日前,在解讀成都市委十三屆五次全會精神時,相關負責人就提到,要加快培育中國特色消費型城市,以消費升級引領供給創新、推進經濟結構優化,大力培育布局均衡、結構合理的商圈體系,發展夜間經濟,鞏固提升西部消費中心和西南生活中心的地位。

多個城市也不約而同地嘗試撬動這塊“蛋糕”:今年4月,上海任命了首批夜間區長和夜生活CEO;就在最近,北京宣布地鐵1號線、2號線每年5月到10月將延長運營時間至0:30以后。廣州也希望通過推動夜間經濟成為城市經濟持續增長的新動力。

夜間經濟,如何成為發力重點?

▼拼業態:吃還是看?

做騎手的4個月里,王旭摸清了成都人“吃”的規律:無論在家還是在外,晚上的吃飯熱情比中午火。這也讓越來越多成都餐館延長了夜間營業時間,甚至有的不做白天生意,只在晚上經營。但夜間餐飲的活躍,也讓不少人認為,成都的夜間經濟無非就是“啤酒+烤串”。事實真的如此嗎?

7月24日發布的《阿里巴巴“夜經濟”報告》中,餓了么口碑的夜間餐飲消費活躍度排名顯示,成都排在了第七位。反倒在大麥網晚間演出峰值時段觀看統計數據中,成都位居全國第四,僅次于北京、上海、天津。成都的夜間消費里,文化消費反而更有競爭力。

上個月,在域上和美先鋒劇場公演的《成都偷心》首月演出的14場里,每場平均上座人數在500人左右,上座率達100%。值得注意的是,這部話劇只在晚間7:00-10:00演出。

不遠處的三聯韜奮書店自實行24小時營業以來,也吸引接納了夜間消費的人群。相關人士曾透露,該書店每晚人流量維持在300人上下,24小時營業提高了書店的整體收入。

文化消費的異軍突起,讓成都的夜間消費更加多元。上海小伙周毅近期來成都旅游時,就先到東湖公園看完《成都偷心》,10點后再和同行的朋友打車到九眼橋,體驗成都著名的“酒吧一條街”。他在朋友圈寫道:“從劇院到酒吧,成都的夜生活相當豐富”。

仲量聯行成都董事總經理謝凌注意到,伴隨著文化消費場所經營時間的延長,成都的夜間經濟空間正在越發多元且具有連貫性。根據仲量聯行研究顯示,晚上6點到7點間,主要是上班族下班后的消費行為較多,比如社交、餐飲消費等,成熟商業片區和有特色的餐飲店是他們的主要消費場所。晚上9點到10點,以及零點至2點這兩個時段,因為能夠承接更高層次的消費需求,而成為夜間消費的高峰。

除了傳統的酒吧、KTV等傳統消費業態,文化類主題消費活動也集中在這兩個時間段。如寬窄巷子的白夜、三聯24小時書店等舉辦的文化活動,都能刺激周邊夜間消費的增加。

而成都想要發展的夜間經濟遠不止“吃吃喝喝”的內涵。不僅是商圈體系,夜間經濟的發展也應當“布局均衡、結構合理”。此前就有專家表示,文化、旅游、影視、會展等方面發展空間巨大,配套服務如金融、交通服務升級等也有很大的探索空間。

▼拼場景:誰更豐富?

成都夜間經濟的“蛋糕”,吃得如何?即便是成都這樣以夜生活聞名的城市,也必須承認消費供給與消費場景相對匱乏的問題。

去年以來,成都新興了一大波24小時健身館,但鮮有夜間消費額超過白天的情況。市中心一家24小時咖啡廳的店主也向記者透露,23點后的營業額幾乎可忽略不計,“常見的客人要么是附近白領來加班,要么剛下飛機臨時找落腳點的游客。”

當然,發育不足的消費觀念和場景,也是國內各個城市在發展夜間經濟時面臨的問題。

從目前提出發展夜間經濟的城市經驗看,夜間消費的主要業態往往也僅限于購物和餐飲,消費供給與消費場景相對匱乏,經常有人會遇上“夜晚想要休閑娛樂的心無處安放”的劇情。甚至還有人固守傳統觀念,不僅認為晚上參與經濟活動是不守規矩的表現,甚至還一提起“夜生活”,就與花天酒地聯系起來,抑或是因此而瞧不起那些“夜貓子”們。

夜間經濟發展不溫不火,也與夜間旅游產品的日趨同質化有關。此前有媒體評論稱,北京的夜間文藝演出、購物等夜間開放場所密度不如上海。而在故宮今年舉行燈光秀后,不少人發現,這種燈光秀幾乎是各旅游城市的“標配”。“很多城市都有夜市,但大多數是賣相相似的小吃和紀念品,業態相似。”謝凌表示,這也是消費者難以被吸引的原因。破解的關鍵在于,夜間經濟要與城市歷史文化深度融合,體現城市的文化底蘊,打造城市特色品牌,為居民和游客提供差異化、多元化的夜生活。

根據中國旅游研究院對游客夜游體驗需求調查,文化節事活動;景區、文化場所參觀等活動占比位居前列,這也說明夜間經濟在提升特色文化優勢方面有很大發展空間。只有注重夜間經濟的內涵和外延,合理布局,避免千城一面,“夜間經濟”才會走得更好,走得更遠。

▼拼政策:誰更精準?

對于夜間經濟,成都也顯示了前所未有的“包容”。例如針對占道經營問題,成都在4月發布的《關于加快發展城市首店和特色小店的實施意見》中,就曾明確要實施“審慎包容”監管,根據商圈發展需要制定戶外廣告設置分區規劃,對不影響市容秩序、不妨礙交通并有擺位條件的咖啡館、酒吧、輕食餐廳等零售企業,適度放寬“外擺位”“跨門經營”。

就在成都探索夜間經濟新場景時,各個城市也不約而同地嘗試撬動這塊“蛋糕”。于是,城市間也“爆發”了政策的比拼:今年4月,上海任命了首批夜間區長和夜生活CEO,負責統籌夜間經濟發展;就在最近,北京宣布地鐵1號線、2號線每年5月到10月將延長運營時間至0:30以后。

但記者發現,在采訪過程中,從業者最關注的,仍是能否精準解決實際問題。成都某商場工作人員就表示,鼓勵夜間經濟不能只是口號,還需要一些實際政策保障,包括延長公共交通運營時間,保障商場工作人員以及消費者夜間出行。此外,一位商圈管理人士也表示,一旦延長運營時間,平衡人工的夜間工資成本、夜間商圈的配套、人流量、消費需求是否聚集等問題都要綜合考慮,否則做不到持續發展。

一位火鍋店負責人則提出,盡管目前很多餐廳已經在自主延長服務時間,但針對餐飲業的垃圾清運時間卻沒有延長。“如果后期全城要統一延長經營時間,相應配套措施一定要到位”。

目前,夜間經濟仍是一小部分城市的專屬,全國范圍內還有很多地區尚且不具備發展這一經濟形態的條件和能力。對此,謝凌提醒道:“未來,想要推動夜間經濟的健康成長,除了發展本地經濟與提供正確的引導之外,城市政策還需要制定一整套科學有序的方案來予以配合。”(記者 鄒悅)

編輯:滕娟
相關閱讀
關鍵詞: 夜間 成都 消費
0
重庆老时时360